設為主頁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狀告國土局:去法院多次立不上案 律師帶著公證員去立案

狀告國土局:去法院多次立不上案 律師帶著公證員去立案

2015-02-06 白云公證 白云公證

 

2015-02-04 來源:北京晚報(北京)記者林靖

兩家企業競買掛牌國有土地

2006年初,湖北商人劉羅夏看到一份公告:湖北隨州市土地交易市場在《隨州日報》發布《掛牌公告》,出讓屬原市第三建筑工程公司的約20畝土地,起始價為888萬元。劉羅夏計劃購買這塊土地,就依照公告的規定,于同年2月22日16點向交易市場指定的賬號足額支付了保證金535萬,并遞交了投標書,報價889萬元。

按照公告的要求辦理完畢競買報價手續后,劉羅夏向交易市場詢問“是否還有其他競買人”,被答復還有一家競買人宏夏公司。劉羅夏要求查看宏夏公司的交款情況,交易市場向他出示了宏夏公司交納競買保證金180萬元的證據。劉羅夏提出宏廈公司交保證金數額未達到掛牌公告規定的起始價888萬元的60%,不符合公告的要求及掛牌文件的規定,不具有競買人資格。

《掛牌公告》明確寫明:“競買人在2006年2月22日17時前到隨州市土地交易市場進行報價。掛牌時間截止時,若無人再要求報價,報價最高者為競得人……競買人在報價前必須先到隨州市土地交易市場索取有關資料,辦理手續,暫匯掛牌起始價60%的競買資金方能參加競買。”

當日17時過后,劉羅夏即要求交易市場按照《掛牌公告》及《競買資金(保證金)交納須知》的規定,直接確認自己為競得人。但交易市場稱第三人宏廈公司已交納了部分競買保證金、不能直接確認劉羅夏為競得人,要求第二天競價。

第二天8時之后,宏廈公司補交了保證金合計533萬元。交易市場當即確認宏廈公司交納的競買保證金已達到起始價的60%,符合公告要求,可以參加競買。9時,交易市場以宏夏公司當日報價890萬元確認競得人,并現場與宏夏公司簽訂了《國有土地使用權掛牌成交確認書》。當日9時過后,劉羅夏到交易市場詢問情況,發現該塊土地已經確認給宏夏公司。

艱難的第一次行政訴訟

劉羅夏不服,專程到北京找到熟悉房地產法律的律師薛起堂。當月25日,薛律師接受委托,代理劉羅夏向隨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起訴交易市場的法人主體隨州市國土局,請求法院撤銷交易市場同宏夏公司簽訂的違法的《國有土地使用權掛牌成交確認書》,依照法律和公告規定,國土局應將出讓的土地確權給劉羅夏。

此案歷經一審二審,法院最終判決:隨州市國土局下屬的土地交易市場在掛牌交易過程中“未嚴格履行審查義務”,宏夏公司在2006年2月22日17時以后交納的保證金是掛牌時間截止后的到賬資金,根據掛牌公告的規定,該資金為無效購買資金,因此宏夏公司不具有競買人資格。交易市場在同年2月23日與宏廈公司簽署《國有土地使用權掛牌成交確認書》違反了法律及掛牌公告的規定。故此,法院判決撤銷隨州市國土局下屬的交易市場所作出的《國有土地使用權掛牌成交確認書》。

同時,法院在判決書中也認定了劉羅夏是這次土地出讓活動的“唯一合格競買人”,但是并未判決將該土地直接確認給劉羅夏。

于是,劉羅夏根據判決認定的事實,重新申請國土局的下屬部門交易市場同劉羅夏簽署《國有土地使用權掛牌成交確認書》。但交易市場收到劉羅夏的申請后,不予答復。

劉羅夏以“交易市場行政不作為”為理由,又以行政訴訟的方式,起訴交易市場的法人主體單位隨州市國土局,要求法院判決國土局同劉羅夏簽署《國有土地使用權掛牌成交確認書》。

第二次訴訟怎么也立不上案

不過,劉羅夏沒想到,這次的行政訴訟卻怎么也立不上案。2007年5月,他向隨州市曾都區人民法院遞交起訴材料,法院立案庭收到后稱:“放這吧。”法院并不開具收案證明,在法律規定的期限內也沒有任何答復。

劉羅夏又向隨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遞交起訴材料,中級法院同區法院一樣,收到起訴材料后不開具收案證明,也沒有任何答復。劉羅夏先后一共遞交了幾次起訴材料,法院立案庭都是說“放在這里吧”,之后便無音訊。

無奈,劉羅夏又找到薛起堂律師求助。薛律師認為:“按照行政訴訟法和最高法院的解釋,法院應對原告的起訴進行審查。符合起訴條件,應當在7日內立案;不符合起訴條件的,應在7日內裁定不予受理,對法院不予受理的裁定,可以上訴。”

薛起堂律師讓劉羅夏用郵局的快遞方式,將起訴書郵寄給法院。但劉羅夏郵寄后,同樣沒有任何結果。薛律師分析,郵寄方式只能證明確實向法院郵寄了起訴材料,但材料具體內容無法證明。

如何才能夠證明劉羅夏何時何地向法院遞交了哪些立案材料呢?薛起堂想到了公證。“對整個立案過程由公證處派員在場,對劉羅夏到法院立案的過程進行公證。公證后,法院7日內再不受理,我們就上訴。”

他們帶著公證員到法院立案

2007年8月1日上午,薛起堂律師帶領劉羅夏來到隨州市曾都公證處,要求公證員對他們立案的行為過程進行公證。公證處仔細審查了相關資料,表示此公證申請符合法律規定,是一種“保全證據”的公證。公證處派出兩名公證員,與劉羅夏及律師來到曾都區法院。

一行人到了立案大廳,像前幾次一樣,向立案法官遞交了起訴材料。法官也同前幾次一樣,說:“你們把材料放下吧。”薛起堂律師要求法官出具一份立案材料的簽收證明,法官明確表示:“我們從來不出具立案材料的簽收證明。”

“我們遞交了幾次立案材料,法院都不給立案。如果七日內不予立案,法院也應出具不予立案的裁定書。”薛律師向法官據理力爭。

立案的整個過程被一直站在后面的兩位公證員看在眼里。此時公證員走過來,亮明身份,并向法官講明辦理公證的合法性和職責所在的內容,要求法院立案法官在他們的見證筆錄上簽字,但遭到拒絕。

隨后,一行人又來到隨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立案庭進行立案。中級法院也像往常一樣,收到立案材料后不出具任何手續。在公證人員亮明身份說明情況后,立案庭法官出具了立案材料簽收單。

被指定異地審理 保障程序公正

公證書作出后,隨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和曾都區法院在法律規定的時間內仍未立案,而且也沒有作出不予立案的裁定。薛起堂律師代表劉羅夏,向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請求,并且附上了曾都公證處的公證書。

湖北省高級法院收到材料后非常重視,為了避免隨州市國土局干擾法院正常審理,將該案指定管轄,由隨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將此案移送至漢江中級人民法院進行異地審理。此案經漢江中級法院一審、湖北省高級法院二審終結,審判結果對劉羅夏來說雖然并不十分滿意,但至少程序公正。

而在此事發生后,湖北省高級法院隨即發布了內部通知,要求省內各法院對此事引以為鑒,收到立案材料后必須予以簽收,決定是否立案后,應向當事人發出受理通知或駁回裁定。湖北省高級法院的這一舉措,說明公證立案一事已引起法院高度重視,此事對全國其他法院也會產生警示作用,公證立案對個別法院故意不簽收立案材料,也將成為一種對應手段。

(案中“劉羅夏”為化名;原標題:律師帶著公證員去立案)

 

白云公證處 (轉)

2015年2月6日


TAG:
評論加載中...
內容:
評論者: 驗證碼:
  
下载男人机八操女人小穴逼交配强奸完整视频网站